美媒这篇文章深了:咱们生活在一个失利国家

美媒这篇文章深了:咱们生活在一个失利国家
“咱们生活在一个失利国家。”在美国言论对本国新冠疫情应对的反思中,《大西洋月刊》以此为题的文章分外夺目。这篇提早出书的6月刊文章称,新冠肺炎疫情露出出美国种种政治和社会深层次问题,直言“新冠病毒并未让美国崩溃,而仅仅揭露了现已崩溃的美国”。美国经济学家、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为,美国面临疫情很像“第三国际国家”。也有美国媒体以为,给美国贴上“失利国家”标签略有夸张之嫌,但美国确真实向国际展现其最尴尬的一面。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抗疫失利露出严峻“根底病”“在绵长3月的每一个早上,美国人醒来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失利国家的公民。”《大西洋月刊》写道,这个国家没有国家计划,也没有前后一致的指令,政府任由家庭、校园和工作场所自行决定是否封闭和寻求流亡。当发现检测试剂盒、口罩、防护服和呼吸机极度缺少时,州长们向白宫求助,而白宫却推诿搪塞,之后又要求私营企业供给协助。各州和城市被逼卷进“竞标大战”,沦为价格诈骗和企业牟取暴利的牺牲品。一般民众用缝纫机缝制防护配备,企图让配备粗陋的医院工作人员坚持健康,让患者活下来。《大西洋月刊》称,新冠病毒登陆美国时,发现那里是一个有严峻“根底病”的国家,并无情有利地势用了这一点。糜烂的政治阶级、死板的官僚机构、严酷的经济、割裂和紊乱的大众等“缓慢疾病”多年来一向得不到医治,而美国学会了不安地忍耐这些症状。一场激烈和无处不在的疫情让这些缓慢病的严峻性昭然若揭,也使美国人震动地意识到本身正处在高风险中。新冠危机要求有敏捷、理性和团体的应对,而美国却体现得像一个根底设施落后、政府工作失灵的国家。政府糟蹋了无法挽回的两个月准备时间,总统所做的是表达固执的盲目、寻觅替罪羊、说大话和说谎。他的代言人们则宣扬阴谋论和灵丹妙药。一些参议员和企业高管敏捷采纳举动,但不是为了防备行将到来的灾祸,而是为了从中获利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